搜尋
  • weini

当代艺事|与集体的Hylozoic/Desires一样宏大


我时常觉得在一个大型群展中,影像作品(Video art)是最吃亏的。如果只是装置性反复播放几秒画面的也就算了,但如果是故事性的呈现一个长达15分钟以上的影像作品,总觉得需要冒着观者偶有迷失或误解作品内涵的风险。尤其实验性的影像作品有时候可能因为整体故事线不总是依照常规被整齐划一,而造成许多人在无法瞬时理解的当下就只愿意去感受片段,那是很可惜的。毕竟在大型群展中,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花上15分钟来理解一件作品。这也是为什么我想在第一篇当代艺事谈论影像作品的原因。我认为这些影像值得被用更多的文字来让更多人理解。

在疫情的焦扰下,感叹第13届上海双年展“水体”第三阶段“一个展览”还能顺利的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正式开幕。本展意在探讨人类、气候、生态系统和科学技术间的相互联系与依存关系。拥有来自18个国家的64位/组艺术家参展,参展作品总计76件/组。这些鲜活鲜血实在比康定斯基更能激起我的兴趣。为期八个月三个阶段的双年展,让对于外出这件事情总是拖沓到不行的我一直到了展览的第三阶段才动身朝圣去。那么前面就先大致总结一下本次观展心得。虽然不少朋友觉得这次展品一般般,但在开幕当天长达两个半小时的观展过程中我自己是觉得挺享受的。主要自己本身就很喜欢PSA的场馆,空间大且层次多,能够给予艺术家良好的发挥,也给予观众足够的观赏距离。不过最主要也是缘于个人本身喜好,因为这次的影像作品还挺丰富,而偏爱影像艺术的我几乎把每一部影像作品都好好观赏完。其中一些装置与雕塑也颇有新意。如果只是喜欢架上绘画作品的观众可能无法被满足,必须理解现今绘画已经不是最占优势的艺术形式。因此比起逛展,我倒觉得自己比较像是看了一场电影。

而这次要谈论的这一件作品《极尽宏大》(as grand as what, 2018-2020)是由一组名为低氧/欲望(Hylozoic/Desires,简称H/D)多媒体表演艺术家所创作,为一长达16分钟多的影像作品。结合了表演、诗歌和音乐,以3频影像装置展出。团体由印度作家兼艺术家希玛利·辛格·索恩(Himali Singh Soin)和德国爵士鼓手、作曲家兼行为艺术家戴维‧索恩‧塔佩瑟(David Soin Tappeser)所组成。H/D的作品结合了实验诗歌和即兴爵士鼓,以唤起博尔赫斯式(Borgesian)的诗、投机性的未来及多重空间。H/D向往从本体论角度来观看以太假说(Ether)。在这个以太里,一切生命的形式——固体的、液体的、精神的或人类的——都是平等的。《极尽宏大》是对Kālacakra结构的再想象Kālacakra是金刚乘佛教中的一个多义术语,也是一种风水图,意思是“时间之轮”或“时间周期”。一个宏大的宇宙建筑中,图画、身体、城市、地球和宇宙相互反映。作品的故事主线是寻找失落的“bla”,一种贯穿世界的微妙生命力。“bla”一词借用自藏医”生命力”。这种生命力在危机中的迷失既体现在疲惫的身体上,也体现在焦渴的土地上。而另外一位鼓手召唤着“li” ,一个人类与非人类意识的化身进行一系列的补救仪式,将“bla”召回我们的身体和星球。“li”穿梭于时间的内部、外部及其他身体的脉轮之间,绘制出从喜马拉雅山脉到维苏威火山的地震测线。作品中一女声朗读着诗歌,搭配着即兴爵士鼓声,视觉澄澈、明媚,充满着爱的基调。一页页诡谲的画面充斥着欢快的情绪,他们说这是关于爱和归属的多重节奏。

在他们谈到万物皆平等时,稍微理性一点的角度让我最直接联想到的就是异质性网络(heterogeneous)。这个观念反映着拉图尔(Latour)提过的新物质主义(new materialisms)概念,旨在将「物」 置放于其关怀核心。白话一点即是以这个世界是由众多的「非人类」所组成的来重新思考我们的世界。而以佛学的说法即是“虚空法界,一切众生都是自己。”也就是万物皆是你我他的一个说法。这样的一个说法也象征着藏传佛教对星体层存在的概念,作品中作者巧妙地将线性时间转化为了神话时间。任何空间里的实践过程本来就宛如大杂汇般,交织起各种物质的生产与再生产。《极尽宏大》作品出现在疫情的这一年更加深我们反思人类在这个地球上的位置。当尝试用H/D的视角来重新观看这个世界时,不觉得在这些平等的物质中人类的存在稍显有些骄横跋扈吗?

每当谈到实验或行为艺术时,朋友都会避而远之。认为它们曲高和寡,不像绘画和雕塑的直观,也不同于摄影那样的诚实。认为这些太观念性的东西不是凡人可以理解的。在当代如这一类的实验、行为艺术很经常以神话、宗教、哲学、科学等做为题材,它们之间各说各话,相互追赶亦相互厮杀,但同时又相互补完。深刻影响着整个世界和人类的生活。即使是走错一步,那也是一个新的发现,都有可能成为新的认知或思想的来源。不管实验还是行为艺术最有趣的地方并不是在于丰富多元的媒介,也不是其学术的含量。而是那勇于提出冲突,突破边界的精神。求知是人的本性,我想每个人都想知道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是我们有能力可以触及和发掘的。也因为这样,实验艺术时常表达着一种「有待检验」的状态,而行为艺术则强调行为过程而非结果,多半有着「呼吁」的意味。由于表达的方式较为抽象,因此很多人觉得那是”看不懂的艺术”。

其实我是觉得世上很多东西不是只能用自身既有的”认知”去理解事物,每个人身上都还有”感知”这种东西。懂艺术知识有一种角度去观看作品,但不懂也有另一种角度去观看作品。教科书上的文字只是便于我们理解艺术、归纳艺术,但从来都不是艺术的全部。就我自己而言,在观赏这部作品的当下我并没有给自己设限它应该被归纳为哪种艺术或是强加逻辑在作品上,就是完全的让自己去感觉。这听起来好像很飘渺很抽象,但其实就跟你听音乐一样,你其实并不会在你每次听音乐的当下去立刻解构整首歌曲。从来都是感觉走在最前面的。下回若有机会再接触实验或行为艺术时,不防把这些繁琐的顾虑都先抛下,感受就好。感受是自己的,不需要练习也没有人有权批判。




图片取自:笔者拍摄与Hylozoic/Desires官网

4 次瀏覽0 則留言